中国品牌价值评估标准及中国品牌价值百强榜评估值介绍说明     世界知名品牌榜单评价方法     2018中国品牌价值百强排行榜
文博会
19年1月19日发布会
1时间更新
品牌价值评估业务
大观广告
百强榜

  

派对

  

X

江特丹顿品牌历程

2018-02-25 00:02:13    来源:搜狐

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世界最著名钟表品牌之一,1755年创立于瑞士日内瓦,为世界最古老最早的钟表制造厂,也是世界最著名的表厂之一。江诗丹顿传承了瑞士的传统制表精华,未曾间断,同时也创新了许多制表技术,对制表业有莫大的贡献。历史悠久的江诗丹顿,有着多年的制表经验,有不少的伟世经典。"最小批量,最优质量,最高卖价"一直是江诗丹顿的经营战略。


江诗丹顿logo含义

始于1775年的江诗丹顿已有250多年历史。创始人Jean-Marc Vacheron是一位渊博的人文学家。江诗丹顿被誉为贵族中的艺术品,一直在瑞士制表业上担当关键角色,机芯和外壳工艺极为出色,而且一贯限量生产。
江诗丹顿为什么选马耳他十字作为标志?

 
      江诗丹顿的标志是马耳他十字(Maltese Cross)。马耳他十字标志在历史上曾是医院骑士团以及马耳他骑士团所使用的符号,形状由四个“V”字组成,设计灵感来源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所使用的十字标志。1880 年,江诗丹顿之所以也选择“马耳他十字”作为公司商标,是因为在手工制表时代用来调整发条松紧的精密齿轮的形状和马耳他十字的形状相似,所以它也成为优越技艺和手工制表传统的象征。

0 (3).jpg

公司简介


1755年创始人Jean-Marc Vacheron及後来加入的成员Francois Constantin,以其先知卓见及极致制表工艺,终在人文荟萃、人才济济的钟表王国━瑞士,取得先机率先成立,以着重人文精神及历史传承而名闻遐迩的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历经253年的时光淘洗,如今,江诗丹顿俨然为“时间”的同义词,更是爱表人士眼中无可取代的腕上艺术品。

U794P62T3D50663F265DT20041021204155 (1).jpg

历史悠久的江诗丹顿,有着多年的制表经验,有不少的伟世经典。但,"最小批量,最优质量,最高卖价"一直是江诗丹顿的经营战略。如今,江诗丹顿在日内瓦的工厂年产量仅为6000只表。自1840年起,每只手表的生产图纸、记录、销售日期及机芯表壳编号等资料,都完整无缺地保留在公司的档案柜中。他们将超群的技术,严格的测试,精湛的工艺与完美的造型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又一个高贵典雅、令人赞叹不已、极富收藏价值的稀奇经典之作。在漫长的制表岁月中,经久不衰地成为名贵典雅的象征。

「马尔它十字」为江诗丹顿之标记,原是手工制表时代用来调整发条松紧的精密齿轮。唯用其象征优越技艺与手工制表传统。

发展历史

20130626105728-1658052192.jpg

1755年,由Jean-Marc Vacheron设计的银表,珐琅制的号码盘镀上罗马数字,是江诗丹顿的第一只钟表作品。

1839年,江诗丹顿研发了一套革命性的钟表生产方式。由Mr. Leschot发明的改良式杠杆擒纵机,两年後陆续研发成功。

从此制表厂开始具备工业化的基础,江诗丹顿进入零件用机械预先组成,并以手工加以雕琢,而制表师傅们更有充裕的时间运用艺术天份从事创作,当然江诗丹顿也居於当时钟表界的先进地位。

1877年,钟表的机件部份与表壳开始分开生产。

1880年,取得马尔它十字商标,日後该商标更成为江诗丹顿的表徵。

1881年,江诗丹顿一款作品被耶鲁大学列为珍品。1910年,江诗丹顿经过数年的研究实验,决定加入腕表的生产,当时并蔚为一股新趋势。

1928年,一只18K金打造的怀表“Grand Complication”问世,包括一分钟计秒。而另一表面是以指针指示,有闹钟、万年历、月球盈亏显示等功能,限量生产三只。

1929年,市场上出现一只怀表。金色的表壳上刻印一双埃及的皇族手臂,这是瑞士在埃及殖民地送给埃及国王Fouad一 世的礼物,附有30分钟计时,一分钟计秒及万年历等功能。

1967年,江诗丹顿参与竞选“最薄表选拔”,并为此推出一款自动表,结合4000种零件,表身仅厚2.45mm,可谓为一项新的成就。

跨越两个世纪以来,江诗丹顿耐心仔细的典藏其过往的作品,已高达400件之多。从1755年起,江诗丹顿所制造的每只表,都分别有从机件内部及表身编号。按照这些标记,约可从档案中辨识出2000种原始款式。这可显示江诗丹顿制表工艺的独特,确为今日表坛之佼佼者。

1997年12月江诗丹顿成为Vendome Luxury Group下的一员,在台湾由卡地亚分公司负责整体营运及行销工作。 

产品服务

精湛工艺

世界上最昂贵的手表


江诗丹顿的经典之作--卡里斯泰(Kallista)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手表。此表制作于1886年,原为沙特阿拉伯的哈里德国王(Kingalid)所订购,但在制造期间哈里德国王撒手人寰。1986年此表制成后,被一位不知名的买家用美金350万元买去。1987年12月3日,哈里米再度易手,被PALM BEACH珠宝行主人皮埃尔·里米(Piene Halini)代客买去。哈里米声称,他是以美金500万元成交的。于是,卡里斯泰表每日升值4000美元的佳话不胫而走。不久,皮埃尔·哈里米把这只世界上最昂贵的手表带入美国,交与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买家。

20130626105750-1564089756 (1).jpg

卡里斯泰(Kallista),表身表带镶满钻石,共用118颗经过严格挑选的上品蓝白方钻,重130克拉。(表面是每颗重1克拉的钻石;表面外围2-4克拉的钻石共14颗,表带部分采用每颗2克拉的钻石)。江诗丹顿厂为制造此表,招集了最优秀的技师,经历20个月6000小时工作才制成。"Kallista"在希腊文中是完美无瑕的意思,而其成品也的确完美之至。

稀奇珍贵的Les Historiques

Les Histohques它将以往备受欢迎的款式加入摩登元素重新演绎,典雅高贵,具有返朴归真的气息。每款造形独特、稀奇,价值不菲。

代表活跃进取的0verseas

Overseas标志着江诗丹顿的活跃、进取精神,它以钢与纯白金等高科技的素材营造出鲜明的时代感,博得了现代人的钟爱,并被授予荣耀的"精密计时仪"证书。

高贵优雅的Les Joailleries

Les Joailleries系列的Fiorenza令人瞩目。全表大约镶嵌了200多颗名贵圆钻石。整体造型典雅清新,简单大方,处处流露着高贵富丽。江诗丹顿将珠宝镶嵌工艺融入制表技术之中,更显女性的优雅娇媚。

优秀品质保证Les Essentie11es系列

优秀品质保证Les Essentie11es系列的Pahmony,更是以其特别丰富的内涵及严格的测试独领风骚。Pakimony以超薄的机芯作卖点。尽管它的外形并不花哨,但每只表都附有优秀品质的保证书,是公认的江诗丹顿经典之作。

品质认证

独具匠心超常设计

江诗丹顿以工艺闻名全球,擅长复杂机械表的制造。以Les Complications系列的新表Saltarello为例,表底的透明水晶,方便佩戴者欣赏到机械运作的动感美,由于制作要求高,所以此款名表限量发行。Jumpinghour的设计更是精湛,它以12时的窗口展示时间,半圆环显示分钟,被人们称为"跳时表",十分罕见。

大师的琢磨,时光的考验

托尔比朗(Tourbillon)表系是江诗丹顿的又一杰作。那可透过水晶蓝宝石表面来欣赏的,造型设计精密优雅、独特的动力储存显示器,充分展现了时光运动的深邃奥秘。经典之作托尔比朗完美再现了江诗丹顿的座右铭:完美就是一切。精湛工艺奠定了江诗丹顿的创造与制作原则,正因如此,江诗丹顿的每一件成品都要经过数年锤炼,那每一个刻度都体现出大师的精雕细琢。

富足的象征

当年为庆祝英国王妃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的婚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亚迈尼酋长特地向江诗丹顿订制了一只最为昂贵、小巧的腕表"Lady Kalla"。这只表用30克拉共108颗柱形名贵钻石精制而成。戴安娜王妃佩戴这只手表更显风姿绰约,同时也向世界体现了江诗丹顿的富丽华贵。

该企业品牌在世界品牌实验室(World Brand Lab)编制的2006年度《世界品牌500强》排行榜中名列第一百八十八。

服务承诺

承诺

江诗丹顿追求卓越,并坚持“尽可能做得更好”的座右铭,努力创造历史。因此,所有江诗丹顿手表,从1755年至今的修理、大修或修复工作,严格遵守每块手表的美学和技术标准。江诗丹顿通过推进内部培训,创造其持久的制表技术精髓。其制表大师们也在品牌的严格质量要求方面教导新一代制表工匠。这意味着,客户无疑会得到最佳服务。永远如此。

保养腕表

作为杰出钟表象征的江诗丹顿,精准可靠,无与伦比。为了保证良好如初的运行状态,江诗丹顿腕表需要接受定期保养,以保证其杰出品质和超常传奇的使用寿命。为了提供与其匹配的呵护,江诗丹顿为顾客提供独家服务,包括严格的专业检测和一丝不苟、深入细节的机芯测试。

步步为营

为确保腕表的精准,建议您每4至5年在江诗丹顿指定维修中心进行一次全面检修 。如果您的腕表为复杂功能类型,建议您每3至4年进行一次全面检修。

全面服务

鉴定, 拆卸, 报价, 表壳, 维修, 清洁, 润滑, 重新启动, 调校测试, 机芯组装, 运行检测, 防水检测, 和最终测试。

客户服务中心

只有授权的江诗丹顿服务中心,才为您的爱表提供保养服务。 授权的江诗丹顿服务中心能够在当地维修您的腕表,或者通过区域授权服务中心为您提供服务。所有江诗丹顿专卖店或授权零售商,可以帮您安排在授权服务中心进行腕表的保养服务。虽然我们不建议您这样做,但在特殊情况下,您也可以将您的腕表邮寄(平邮或快递等)至授权的江诗丹顿服务中心;在这种情况下,敬请仔细阅读以下发货说明。

产品系列

Patrimony传承系列

充满承先启后风格的Patrimony传承系列表款,处处展现江诗丹顿历久弥新的经典特色,同时流露出与时俱进的优雅气质。无论是配备简单机芯或超卓复杂机芯,Patrimony传承系列中的每一款腕表都是品牌精湛制表技艺的完美结晶。

Malte马耳他系列

Malte马耳他系列是江诗丹顿的代表系列之一,顾名思义令人联想起品牌的马耳他十字徽号。Malte系列不仅拥有出色的现代设计,同时还融合了江诗丹顿匠心独运的制表内涵。

江诗丹顿MALTE(马尔他)系列因其酒桶形外壳而著称,并应用了各种广载盛誉的复杂功能和技术;包括多款调速器、陀飞轮、双地时区、月相、动力储存、计时码表和镂空机芯等。作为江诗丹顿卓越制表工艺的代表之一,多年来Malte马尔他系列推出了多款技术精湛、构造精美且独特的优质腕表。

Overseas纵横四海系列

结合当代设计、技术内涵与运动气息的Overseas纵横四海系列,勾划出跨越时空强界的现代面貎,是扬帆远行与探索发现的象征。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

江诗丹顿推出的 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系列表款,完美体现品牌在钟表装饰艺术领域中,娴熟掌握的技艺精髓。从珐琅彩绘、珠宝镶嵌、机芯镂空到手工雕花零件,处处流露出品牌旗下艺匠们巧夺天工的精湛手艺。如 Les Masques 面具系列、Lady Kalla、Kalla Duchesse等,经过他们巧手装饰的精品时计,绝对有资格与殿堂级的艺术杰作相提并论。

Historiques历史名作系列

一个没有传统根基的钟表品牌,绝对无法立足于业界;反观拥有超过250年历史的江诗丹顿,其地位自然备受尊崇!以品牌丰富的历史名作为灵感来源的Historiques历史名作系列,包括:Toledo 1952,遵循实至名归的钟表传统,重新演绎江诗丹顿的代表作,见证品牌悠久的历史传统。

Quai de l’Ile系列

Quai de l’Ile 一词取自江诗丹顿全球旗舰店在日内瓦所在地址的名称,彰显了江诗丹顿在高级钟表界卓越的先驱地位。该系列的诞生开创了个性化高级制表服务的先河、为高级腕表业注入全新的理念。结合最先进的科技和最优秀的钟表技术,Quai de I’lle系列腕表完全遵从客户需求至上的原则,依据客户的不同需求创制出独具个性的产品,赋予腕表新颖、原创、现代、时尚的「新鲜」特质。同时,Quai de I’lle系列囊括了未来高级制表不可或缺的要素:个性化、安全保障、全方位服务、精湛工艺以及完美的技术。

1972系列

江诗丹顿1972系列庆祝品牌拥有40多年历史的不对称设计腕表,并向令人梦寐以求的"Diplome du Prestige de la France”奖项致敬。江诗丹顿因其独特制表工艺而获此殊荣。借助各种尺寸和形状,这些腕表或彰显柔美珠宝魅力,或散发阳刚风范。在追求极致优雅的同时又完美融合了匠心独具的大胆设计,这系列腕表堪称前卫美学的典范。

最新产品


1972系列尊贵版腕表

正值1972腕表系列面世逾四十年,江诗丹顿特别推出一款灵感来自原创设计的全新男士腕表。延续其严格遵守黄金分割比例的均衡而不规则设计。以白金制成,配置珍贵的1003型号超薄机械机芯,拥有代表卓越优质的日内瓦印记。欢迎前往“时间会客室”,追溯1972的永恒经典。

Métiers d'Art Hommage à l’Art de la Danse系列腕表

适逢巴黎歌剧院舞蹈学校三百周年庆典,江诗丹顿隆重呈献三枚独一无二的Métiers d'Art Hommage à l’Art de la Danse系列腕表。此系列再次展示了高温明火灰色珐琅彩绘艺术的精粹,并透过法国印象派画家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的知名画作重新演绎古典芭蕾舞艺术。

Hommage à l’Art de la Danse系列腕表(5张)

中国十二生肖传奇系列腕表

2013年是蛇年,1755年创立以来的江诗丹顿在精美绝伦的装饰技术上一直独领风骚,对工艺的追求锲而不舍,是为M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增添

中国十二生肖传奇系列腕表(3张)

了一个不同凡响的成员——中国十二生肖传奇,以十二年为一个循环,每年一款,共十二款非凡时计。

表盘上的叶子图案,源自传统的中国图像,直接在金属上蚀刻而成。图案采用半嵌入式设计,透过一个由多个浮雕组成的舞台,从金色基层中缓缓升起来,营造出一种诱人的深邃感,而升起的叶子就像浮在表盘上般雅丽细致。只是雕刻蛇身鳞片这部分已需花费最少30小时,经过只有极少数工匠才精通领略的大明火珐琅阶段,透过此创作,工匠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有形的艺术视野。

江诗丹顿品牌人物


辉煌历史离不开三位灵魂人物,他们是Jean-Marc Vacheron、Franois Constantin和Georges-Auguste Leschot。Jean-Marc Vacheron创立了江诗丹顿,Franois Constantin开拓了江诗丹顿的全球市场,而Georges-Auguste Leschot则改写了江诗丹顿甚至是整个瑞士钟表行业的历史……

江诗丹顿分别在北京和上海举办了名为“传承历史,祈愿未来”的江诗丹顿250周年名表展示会,其间展示了一系列代表江诗丹顿250年历史成就的超过69款的经典作品,总价值约1亿元人民币。

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钟表制造商,江诗丹顿同时还是一个全面的钟表制造商,全盘掌控着从机芯研发、表型构思、零件设计到手工完工一系列的制表工艺。自1755年创立至今,江诗丹顿一直从未停止过生产。与其它成功的企业一样,江诗丹顿也经历过艰辛的创业期。

18世纪的欧洲,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同时也是一个充满伟大发明的时代。18世纪50年代,启蒙运动达到顶峰,不少人开始富裕起来,商家们开始开发具有潜力的新巿场。1745年,日内瓦钟表业发生了剧烈且根本的变革,同业协会将本是封闭的钟表制造业对公众开放,甚至给予新移民以入行的机会。那时候,要成为一个能独当一面的钟表制造大师,钟表学徒一般必须花五年时间“拜师学艺”,然后再实习三年,实习期间一般称为受薪钟表匠,而在这过程中,钟表学徒他必须制造并交出自己的作品,如果作品受到同行业的赞许,那他便可以从事钟表制造事业,然后开班授徒。江诗丹顿的创始人Jean-Marc Vacheron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了他的钟表学徒生涯,那大约是在1745年。

Jean-Marc Vacheron于1731年在日内瓦出生,他是家中的第五个儿子,其父亲是新移民,职业为织布技师。从小Jean-Marc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出色的钟表制造师,但由于Jean-Marc是“土生儿”(所谓的生于日内瓦的外国儿童)的身份,所以这样的机会并不是很多,但他一直没有放弃这个愿望,终于因为社会的变革而让他获得了这样的机会。

1755年,也就是Jean-Marc Vacheron入行学习了十年后之成,他终于成为了合格的钟表制造师,并创立了cabinotier workshop,那时人们都称呼他为“阁楼工匠”。除了传授超卓的制表工艺外,Jean-Marc Vacheron还培养出很多钟表行业的新人,把他对追求完美艺术的那份锲而不舍的精神传授给他的弟子。

Jean-Marc Vacheron的cabinotier workshop开业的时候,欧洲正经历着社会上来自更方面的大动荡,尤其在法国大革命期间(1789-1799年),cabinotier workshop流失了不少有钱的法国贵族客户,其经营日益困难。1803年,Jean-Marc去世后,他的二儿子Abraham Vacheron(也是一位钟表制造师)子承父业,开始接管cabinotier workshop,将生意继续做大。

1800年代初,在Abraham Vacheron与Anne-Elizabeth Girod的独子——企业家Jaques-Barthelemy Vacheron的带领下,公司的生意不断扩张,并开始与宝玑(Breguet)和Lepine等公司合作。1814年左右,Jaques-Barthelemy发现,自己实在无法在公司管理日常业务的同时还要分身到海外推销产品,他知道公司若想继续健康发展,那就必须有一个生意伙伴。1819年,一位经商经验丰富的商人Fran?ois Constantin成为了公司的合伙人,Fran?ois Constantin主要负责销售工作,当时公司的座右铭——悉力以赴,精益求精,正是Fran?ois Constantin为其创作的口号。

Franois Constantin的出现带领着公司进入一个新的时期。从各方面来看,Franois Constantin是一个充满自信的人。他把工作当作一种享受,尤其是当他代表着Vacheron & Constantin到世界各地推销产品及拓展新巿场的时候更是充满了斗志;此外,Franois Constanti还是一 个精明机敏的商人,他不仅怀着追求完美的信念,而且还极具说服力,尤其精于开发别人开发不到的新巿场,他出众的运筹帷幄的能力为公司创造了一个出色的销售网络。Jaques-Barthelemy Vacheron曾这么赞扬过Franois Constantin:“我们都心折于你的才华,确信当你充份发挥你那高谈雄辩的才能,将没有任何东西能阻碍你达到目的。”

1839年,才华横溢的Georges-Auguste Leschot加入江诗丹顿担任技术总监,从此改写了江诗丹顿以及整个钟表界的历史。Leschot不仅是一位机械天才,而且拥有非凡的远见和丰富的想象力。他设计出首部可以重复大量生产多种钟表零件的仪器——pantograph,为整个瑞士制表业带来突破性的改革。在Leschot加入的短短两年内,他便为江诗丹顿发明及制造了多种能自动生产钟表配件的机器,其配件成品的精确程度是别的生产商从没有做到过的,这些机器的发明为Leschot嬴得由The Societédes Arts颁发的工业重要发明大奖,也让江诗丹顿成为了第一间拥有机械生产配件技术的钟表制造商,让它在同行业其它竞争对手中占有绝对的优势;另外,由于其机器生产的配件准确性高,更新替换极为方便,所以其钟表产品价格相当合理,所以销量很快便超越了其它竞争对手。随说如此,Leschot和Vacheron扔坚持着每个工序都必须以人手润饰及完成,对江诗丹顿来说,“用心于微”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

1854年和1863年,Franois Constantin和Jaques-Barthelemy分别相继去世以后,江诗丹顿的几代继承人都在延续着公司的传统,并生产出了不少出色的多功能怀表和瑰丽优雅的腕表。在这过程中,江诗丹顿与巴黎的Verger的伙伴关系正式展开,两家公司合作生产出多款惊世作品,其中不少是专门为世界多家华丽的珠宝场馆设计制造。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江诗丹顿也面临了不少业务上的困难。期间,Georges Ketterer成为公司的大股东,而在Georges Ketterer的带领下,公司的生意日益兴旺,很多广为人知的作品就是在这段时期生产的。]1987年,Georges Ketterer去世,江诗丹顿并再次易手。其后,Claude-Daniel Proellochs负责管理公司的业务。1996年,江诗丹顿被Richemont Group(当时名为Vend?me Group)收购后,Claude-Daniel Proellochs继续留任担任行政总裁一职至今,并继续着江诗丹顿的传奇。

在整个二十世纪,江诗丹顿推出了多款令人难忘的钟表。江诗丹顿的七大钟表系列——Patrimony、Malte、Royal Eagle、Overseas、1972、Egérie以至Kalla系列,各自都具有独特的个性。无论是简约典雅的款式还是精雕细琢的复杂钟表,从日常佩戴的款式到名贵的钻石腕表,每一款江诗丹顿的产品都代表了瑞士高级钟表登峰造极的制表工艺。

截止2010年底,江诗丹顿在全球范围内雇用了近共350名员工,其中包括驻守瑞士的250人。公司现拥有两间钟表制造厂——位于日内瓦Plan-les-Ouates的总部大楼和设于Vallée de Joux的另一间厂房。

早于十九世纪起,江诗丹顿已经来到中国开拓市场。从2000年开始,江诗丹顿再次来到中国,并相继在北京、上海、大连等多个大中型城市开设专卖店和零售网点。时值江诗丹顿250周年庆,为庆祝此事,江诗丹顿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了名为《江诗丹顿250周年纪念拍卖会》的主题拍卖会,随后并在中国的北京和上海分别举行了250周年庆典,继续书写江诗丹顿的钟表传奇……

中国合作


1755年,也就是我国的清乾隆二十年,年轻的哲学家让·马克·瓦什隆(Jean Marc Vacheron)先生出于对哲学命题的研究而投身钟表业,变成当时不少“阁楼工匠(cabinotiers)”中的一员,他的工作室位于瑞士日内瓦,这里后来就是江诗丹顿品牌永久的家。1819年,经验丰富且精力充沛的商人费朗索瓦·康斯坦丁(Francois Constantin)加入已经是老瓦什隆之孙掌管的公司,康斯坦丁以独到的眼光游走于欧洲各地开拓市场,把品牌精神发扬光大,他所做出的贡献让他的名字最终成为品牌的一部分。历经250年的时光淘洗,以着重人文精神及历史传承而名闻遐迩的Vacheron Constantin,如今俨然为“时间”的同义词,更是爱表人士眼中无可取代的腕上艺术品。

 历史悠久的江诗丹顿,有着多年的制表经验,有不少的伟世经典。但,“最小批量,最优质量,最高卖价”一直是江诗丹顿的经营战略。如今,江诗丹顿在日内瓦的工厂年产量仅为6000只表。自1840年起,每只手表的生产图纸、记录、销售日期及机芯表壳编号等资料,都完整无缺地保留在公司的档案柜中。他们将超群的技术,严格的测试,精湛的工艺与完美的造型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又一个高贵典雅、令人赞叹不已、极富收藏价值的稀奇经典之作。在漫长的制表岁月中,经久不衰地成为名贵典雅的象征。 

江诗丹顿与中国

在上个世纪初的上海,小渔村演变成冒险家的乐园,Vacheron Constantin品牌钟表也是在这里首次进入中国市场。至于“江诗丹顿”这四个字的来历,据说是用上海地方方言对于品牌后半部分“康斯坦丁”的音译,虽然音译的不完整也不很理想,但过去近百年了,早已是约定俗成,不好再去改变。   

江诗丹顿是现存历史最为悠久的钟表公司之一,250年的工艺积淀赋予每一款产品丰富的内涵,旗下大部分机械腕表的机芯都拥有日内瓦印记。江诗丹顿注重品牌中所有类型的产品,高复杂机械表(如万年历、陀飞轮和三问表)、高珠宝表、珐琅面表、镂空表和高级运动表等,现有款型几乎皆为传世佳作,欲出新品更是值得期待。很多时候江诗丹顿与百达翡丽两个同样来自日内瓦的品牌真可谓旗鼓相当不分高下,均代表着腕表的至高境界。而当百达翡丽至今没有正式进入内地市场之前,江诗丹顿无可争议地成为在北京乃至中国大陆地区能够亲眼见到的最为尊贵的时计产品。

清皇室曾两次定制江诗丹顿珐琅表

1755年,当Jean-Marc Vacheron在瑞士日内瓦创立江诗丹顿品牌的时候,在遥远的东方国度中国在经历满清王朝。当时执政的皇帝是乾隆,就像他的爷爷康熙爷一样,也是一位狂热的钟表爱好者。收藏了许多从西方进口而来的各类钟表。由于当时的中国依然采用十二时辰制的旧有时间体系,所以西方钟表并不适合于计算中国的历法时间,因此皇室贵族的成员只是将钟表看作是奇巧有趣的玩意儿,会随身携带一些怀表作为把玩之用。

1845年,江诗丹顿与中国市场的一次商业合作被首次载入史籍,当时江诗丹顿向中国运送一批样表,但那时中国还没有钟表市场。接获此消息后,江诗丹顿并未推迟开拓庞大中国市场的计划。而是依然与中国保持着商贸关系,把一些优质的钟表输入中国。

1846年,道光皇帝时期,虽然在中国的土地上爆发了鸦片战争,但奢华的清朝皇室依然向江诗丹顿订购了珐琅怀表,其中一只是镶以天然珍珠的黄金表款,出色的珐琅绘画表现了两只白鸽在多种彩色花卉中的场景,令人过目难忘。1862年,清朝的第八任皇帝——同治登基,3年之后,清朝皇室又一次向江诗丹顿订购了一只镶嵌钻石的蓝色珐琅怀表,而此时的江诗丹顿公司已经发展了110年。

江诗丹顿中国区代表处工作人员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在江诗丹顿表厂早期的档案记录中,保存了许多来自中国的产品订单。订购的内容除了报时表、万年历表、珐琅表之外,还有外圈镶嵌珍珠与红宝石的珠宝表、春宫表以及外形模仿昆虫、水果等造型的各种“异形表”。

作者:辰希

浏览量:314829



相关新闻全部阅读

阅读下一篇

宝格丽品牌推介

意大利的Bvlgari(中文通译:宝格丽,因品牌将u设计成v字,我们常认为是Bvlgari),是继法国卡迪亚和美国蒂芙尼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珠宝品牌。

返回首页
返回新闻页面